茂名百畝稻田被豬場污染無法插秧,村民“暴力”拆除設施被追逃

發布時間:2019-03-28 14:10:16   來源:南方日報   閱讀:2250次

“你看,這一大片都被污染了,100多畝地都不能種稻了。”3月25日上午,在茂名化州市良光鎮出拔村委會丁香沖村,年過六旬的龐老伯指著稻田滿心憂慮地對南方農村報記者說。

丁香沖村,年過六旬的龐老伯指著受污染的稻田,向記者講述村民與養豬場起沖突的原因。

眼下,丁香沖全村都籠罩在緊張的氣氛中。全村130畝稻田,現今悉數被上游養豬場污染,養豬場老板就是同村人。村民稱曾就此事向多個部門投訴、舉報,但一直無果。去年,為阻撓養豬場建設化糞池,部分村民對施工現場進行破壞,后來有4名參與者被警方拘留,還有10人被列為網上追逃對象。針對這一案件,化州市公安局有關負責人稱,此案尚在偵辦中,不便接受采訪。

養豬場污染引發村民不滿

3月25日,記者實地探訪丁香沖村,入村就聞到一股股濃烈的熏臭味。幾名丁香沖村民帶著記者來到稻田邊,記者看到渠溝流水呈醬黑色,靠近田溝的莊稼、野草都已枯萎。而污水來源,就是上游的一個養豬場。

渠溝流水呈醬黑色。

丁香沖是一個自然村,全村共有稻田130畝,幾乎全部遭到污染。村民們反映,不光是稻田,就連飲用水也受到了污染。

有村民拿給記者一份按有指印的“申訴書”,內容是希望公安局放掉已經拘留和網上追逃的14個村民。全村村民只有180戶,簽名的村民就超過百名,僅是簽名就寫滿了近10頁。村民說,除了幾戶跟養豬場老板龐華興有親戚關系外,其他每戶均派出一人作為代表簽字。

灌溉水渠流水呈醬黑色。

沿稻田往上走,就是龐華興的個體養豬場。記者在養豬場見到了龐華興,在表明身份后,龐華興不耐煩地說:“我現在很忙,沒空。”直接拒絕接受記者采訪。隨后,龐華興掏出手機,當著記者的面打電話,要求立刻出警。記者走后不久,村民反映說,派出所的民警趕來了這里。

村民破壞豬場設施遭追逃

一名村民告訴記者,龐華興也是本村村民,這個養豬場已經辦了10年,養有幾百到上千頭豬,以往由于污染問題,多次發生過摩擦和口角。2018年,養豬場準備建一個化糞池,再次引發了雙方的沖突。該村民說,這個化糞池直接占據上游一條渠溝,“這樣渠溝流的水經過化糞池再流到農田,全村稻田必然遭到滅頂之災,比以前那種小規模污染危害要嚴重得多。”

養豬場污水流過的小溝,污染非常嚴重。

今年1月15日下午,幾十個村民集體出動,拿工具將化糞池的鋼筋剪斷、部分磚塊拆掉,龐華興報警后,當地派出所出警。事后,村小組組長龐一明等4個村民分別被刑事拘留、行政拘留,另有10個村民分別列為逃犯進行網上追逃、通緝。

龐一明的“逮捕通知書”顯示,他涉嫌罪名為“故意毀壞財物罪”。而另一個被關押了37天后放回來的村民,領到的則是一份“行政處罰決定書”,處罰內容為“行政拘留15日、并處罰款1000元”,處罰理由為故意損毀公私財物。

針對養豬場污染丁香沖村稻田的事,該村民反映,村小組組長龐一明曾帶領他們向鎮政府、派出所、水務局、環保局等多個部門投訴,這些部門均表示會查處,但直到矛盾激化時無一部門有實際行動。為了解具體情況,南方農村報記者對相關部門進行走訪。

記者親歷多部門“踢皮球”

3月25日,記者在化州市采訪本案涉及的相關部門時,親歷了村民們反映的各部門對于環境污染互相“踢皮球”問題。

在良光鎮政府,黨政辦有關負責人對記者說,丁香沖的情況他們已經掌握,但鎮政府不是職能部門,沒有執法權,只能配合其他部門執法。鎮政府已經將丁香沖的稻田污染情況報送給了有關部門和上級政府,正在等待上級單位進一步行動。

稻田蓄水呈醬黑色,一股濃烈的熏臭味。

在化州市水務局,辦公室負責人對記者說,丁香沖的污染情況他們也有了解,下級水利所也對養豬場下達過責令停止違法行為的通知書,但是水務局的執法權十分有限,僅對采砂具有執法權,對于占據水道違法建設、水流污染等,沒有直接的執法權。

水務局有關負責人向記者出示了一份3月13日化州市委辦、市府辦聯合出臺的文件,即《關于印發〈開展查處違法用地、違法建設集中行動工作方案〉的通知》,記者看到,該文件涉及的行政主體有10多個,包括環保局、林業局、水務局等等。記者要求復印該文件,未果。

環保局是環境保護的主要職能部門。在化州市環保局,一名分管環境監察的領導對記者說,據他們了解,丁香沖村的養豬場所占地面是非禁養區,是允許養殖的,并無問題。而2月21日丁香沖村民曾向環保局投訴污染和“村霸”問題,該局接到投訴后組織相關人員親赴現場查看,已將該投訴通過綜合室轉當地鎮、區、街道辦理,同時3月20日下達了整改決定,責令30天內配套建設污染防治設施,否則依法查處。

對于拘留、追逃村民一事,記者希望采訪化州市公安局,該局有關負責人說,由于此案尚在偵辦中,不便接受記者采訪。

專家:執法主體分散問題難解

丁香沖村民向記者提供了兩份針對養豬場的行政處罰通知,村民說,正是基于這些行政處罰,他們才認為自己主動拆除養豬場的化糞池合理合法。

早在2018年12月21日,良光鎮政府就給龐華興下達了一份“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筑決定書”,決定書認定,他的養豬場構建的化糞池占地70平方米,屬違法用地違法建筑,要求自通知下達之日當天拆除違建物。如不自拆,逾期政府將組織強拆或申請法院強制執行。如今養豬場已“逾期”3個多月,鎮政府也沒有實質行動。

2019年2月14日,化州市引青水利工程管理所也下達了一份“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”,認定龐華興養豬場違反《水法》七十二條第一項,經記者查詢,該項內容為“侵占、毀壞水工程及堤防、護岸等有關設施,毀壞防汛、水文監測、水文地質監測設施”,通知要求龐華興“立即停止違法行為,恢復原狀,聽候處理”。而在“送達回執”上,記者看到簽收欄注明著“拒簽”。

一名村民告訴記者,在1月15日丁香沖村民集體去拆化糞池之前,雙方已經發生糾紛,良光派出所出警后要求龐華興暫停施工,但龐華興扯掉警戒線繼續施工,這才引起村民的憤怒和不滿,自己動手拆。村民們認為,現在警方只抓村民,沒有過問龐華興的違法行為,有偏幫的嫌疑。

有村民表示,1月15日,龐華興對著眾多村民的面惡語相激,村民們熱血上涌,破壞了養豬場化糞池。在十幾名村民被拘留、網上追逃后,村民們曾找到龐華興要求和解賠償損失,但龐華興態度強硬,無果。

據記者了解,禽畜養殖污染是個老大難問題,2018年廣東省也將禽畜養殖污染治理作為環保攻堅行動的一大重點,但對于個體養殖污染治理,目前尚無明確的法律依據。2018年底,云浮市出臺了《云浮市禽畜養殖污染防治條例》,本報曾兩次進行報道,這是廣東首部畜禽養殖污染防治條例,也首次對小、散養殖污染監管做了明確規定,值得各地借鑒和參考。

針對丁香沖村的情況,廣東寶威律師事務所合伙人、主任唐勝利認為,依據《廣東省環境保護條例》及《環保法》之規定,環保部門應當展開調查,依法依規進行查處,涉及多個部門的,環保部門應當及時通報,涉及犯罪的移送公安機關,村民也可以依據《侵權責任法》等相關規定提起侵權訴訟來維護自身權益。

華南農業大學城鄉融合發展研究中心主任、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教授劉義強認為,由于水污染治理執法主體分散,各個部門都有執法權,而結果導致沒有任何一個部門需要承擔環境污染的直接責任,這就很容易造成踢皮球現象。政府通常是組織一大批相關部門,共同去參與執法,這種運動式的執法,可以批量解決一些問題,但是對于個案,往往無能為力。村民是污染的直接受害者,也可以向法院提出訴訟,從其他地方的做法來看,由檢察院提起環保公益訴訟也比較合適。




掃一掃,領取百元紅包哦
本文來源:南方日報

免責聲明: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豬OK網”的文、圖、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,因為互聯網信息具有海量的特點,如對原文轉載或者來源出處有誤,請致電400-860-2219進行更正。如轉載豬OK網的稿件,請注明轉載“豬OK網”。本網站資料僅供參考,若資料與原文有疑問,請以原文為準。

分享到:0
0
更新日期:2019-05-07
地區 品種 價格
元/公斤
漲跌額
青海 外三元 18 0
浙江 外三元 16.51 -0.15
福建 外三元 16.39 -0.04
甘肅 外三元 16.38 -0.22
四川 外三元 16.37 -0.2
上海 外三元 16.33 0.83
重慶 外三元 16.16 0.22
山東 外三元 15.97 0.03
江蘇 外三元 15.93 0.07
天津 外三元 15.72 0.06
彩票高賠率好平台